落木千山

>||究竟是怎样执着、深刻的爱,才能支持着你撑起这个TAG的半边天啊||
>||如你所说的一切,世界阴暗,但并不可怕||

“道长,咱们来日方长。”


爱藏剑山庄一辈子。
入过农药,农药亮和历史亮都超喜欢
all亮主白亮,云亮有点雷。
目前沉迷一人之下,是个青厨,心愿是也青结婚(尖叫
说是青厨其实天天吹道长……。
会写东西投喂自己,不好吃。
ELS/DN玩家,ELS主ADD,EM/MM心头肉。
LPMM/叶黄/K黑/白亮
圈名九柠,你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

【给莫兰的OC同人/无cp】河

就是个小破段子,连500字都没有吧应该。莫兰兰是神仙,为他的原创疯狂打call!!!!

俄式风格太难了欺负我一个读书少的,猛男落泪

人设摸的并没有很透,也写不出莫兰那种感觉,献丑了(。)

爱 @欲投山花 ,爱生活,一模快乐(喂)






奥罗尔第一次瞧见热尼亚·伊万诺维奇时,便知道这人不会和她站在同一侧,或者说,不会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同行。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只要你乐意,可以用任何标准将世界,和世界上的每个人切割成一块又一块,一些归在这一类,另一些又自成一派……

在奥罗尔眼中,他是高傲的。她打心底里不喜欢这一点,这让她想起那些自命不凡的贵族。后来她明白,只是他见过的太多人都不配得到他的平等对待。

奥罗尔始终认为他与她们之间隔着一条河。这条河太宽,水流又湍急,所以没法指望热尼亚·伊万诺维奇游过来,或者她坐渡船过去。水声很大,他们要冲着河对面大喊才得以彼此交流。即使这样有时他们的声音也会被噪音压下。奥罗尔不得不弄出些动静,比如请他们去参加沙龙。

她想告诉他,河对岸是有人的。

她总是怕哪一天这条河会将热尼亚卷走,而那时她那一岸没人能够帮他一把。

她听见了门外的动静,是卢卡斯·耐维尔泰特,这使她忽略了热尼亚·伊万诺维奇手中摇晃着的小药瓶的声音。

“耐维尔泰特先生,快进来吧——”

“咚”

有什么东西落水了,砸出了很大的水花。

站在这一岸的奥罗尔侧头去看,发现河对岸只是一片荒原,那儿空荡荡又死寂沉沉,什么都没有。

在卢卡斯惊慌的叫喊声中,她回过头,看见热尼亚·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倒在地板上。

【食契/萨塔无差+奶酪】逐光

我是辣鸡写手,只想写几句话谁知道写的长不长短不短的……

CP:萨塔萨无差+奶酪

人物有OOC,因为加入了一定的自我理解。没有奶酪和萨塔的cp倾向,如果有都是错觉。

是剧情里三人离开了镜子迷宫之后的故事。

我吃的是萨塔,但我觉得官方是推塔萨的……我好凉,要卡萨塔的披风裹着睡觉才行。(喂)



    在游乐园里的……到底是不是他呢,如果真的是他,那我该……

    “哎哟!”疼疼疼……啊这次碰的不是脑袋了。披萨疼的吸气,站在原地单脚跳,刚那一下他直接撞到脚趾了。

    “你看,我就说他会撞吧。”奶酪耸肩,“都不用我吓唬他。”

    “我没反驳你啊。”卡萨塔咬着草根笑。

    “你们俩!!还拿我开涮!很疼诶!”披萨简直受不了这两位了,各个都把他放在食物链最底端欺负。

    “我们找个地方修整一下吧,顺便理理思路。”卡萨塔冷不丁停住了脚步,也喊住了冲在最前面的披萨。

    “可……”

    “卡萨塔说得对,”奶酪不再逗他,“你再神游,小心我们一会把你引到鬼屋里你都不知道。”

    奶酪对披萨说这话时却看向了卡萨塔,所以她错过了披萨眼中一闪而过的急迫。卡萨塔脸上还是一副轻松的表情,可眼里却是平静的,甚至有点冷。

    “啊什么?!这个方向是去鬼屋的?”

    “你重点错了吧!!”总算回过神来了,奶酪暗自松了口气。 看着披萨惊讶的表情,奶酪走过去踮起脚给了他一记弹指。

    “嗷!”

    “我不知道你在找什么,但你绝不能乱了阵脚,知道吗?”

    披萨的眼神暗了下来,随后又扬起了他最擅长的那种,能给人带去温暖和安心的笑容:“我知道了,就在前面的游客休息区坐坐好啦。”

    看着他的笑容,奶酪不知所措,却也稍微安心了。她是知道的,披萨和卡萨塔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也许是为了保护她,或者别的原因。他们不希望她知道,她便不问,这便是他们之间的默契,从在王国到现在。

    卡萨塔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枪。

    他的语气是欢快的: “突然这么严肃啊,我觉得披萨只是刚在镜子迷宫撞昏头了,你看他为了避免撞头,出来之后立刻就撞了脚。”

    “说的也是,毕竟是撞了那么多次才悟出了技巧。”

    “我说你俩!别在损我啦!!”对于让披萨炸毛这种事,两人做起来简直是得心应手。


    到了休息区,三人找了个灰不太厚的桌子,随便找东西擦了擦,勉强到了没灰的标准,这才坐下了。

    “都怪你俩老强调镜子迷宫的事,我现在竟然真觉得脑袋有点疼了……”披萨敲着脑袋嘟囔。

    “什么?才有点?你其实是防御系飨灵吧?”奶酪摆出很吃惊的样子。

    “……”

    卡萨塔解下了身上的披风,越过桌子,盖在了披萨身上,“那你趴一会吧,小心夜露重。”

    奶酪眯起眼,说话拉长了调子:“诶——我以为会是女士优先哎~”

    “可能是因为卡萨塔没把你划分到女士里……”

    “哎,这话可是披萨说的。”卡萨塔做举手投降状,看热闹不嫌事大。

    眼看着奶酪又要动手,披萨立刻趴下乖乖睡觉,“哎呀我突然头好痛!趴了!”然后把额头埋在手臂里。

    “噗,开玩笑的,这披风很大的,你们一人一半吧。”卡萨塔托腮笑道。

    于是变成了奶酪和披萨一人捏着披风一角围住自己这样。

    夜里很静,尤其还是在这样一个诡异阴森的游乐园里,卡萨塔甚至连一点虫鸣都听不到。游乐设备不运作了,小丑先生不表演了,这里不再能带给人们快乐,只有恐惧。三人此时坐在休息区最里面的椅子上,头上还有个破了洞的遮阳伞挡着,一时倒是很难被发现。

    “能把护卫做成保姆,也只有你一个人了吧,卡萨塔。”

    奶酪直直盯着他,这样直白的视线令卡萨塔难以招架——他不愿与人交心,随时都把自己伪装起来,这一点即使是在遇到了奶酪和披萨之后,也没能改变——卡萨塔眯起眼冲她笑,却不接住她的目光。

    “别这么说,你才是保姆一号,还得靠你陪他玩呢。”

    卡萨塔语气一点不正经,说话也漫不经心,奶酪知道他这是想转移话题。

    “别想逃开。”奶酪俏皮地眨了眨绯红色的眼,“卡萨塔,你想清楚了吗,选择做一株向日葵的话,”

    “——他可没法只做你一个人的太阳。”

    啊,麻烦了,卡萨塔想,奶酪一记直刃直接挑明了话,卡萨塔无处可逃。

    “女神这么关心我的感情生活?”卡萨塔调笑道,“难不成是对我动心了?”

    初次见面时奶酪高贵得像是神话里的智慧女神,但下一秒便原形毕露,变成了调皮可爱,甚至让人有点头痛的少女。卡萨塔后来就爱拿这个称呼调侃她。

    “真遗憾,并没有呢~”

    有些许月光越过云层从伞的破洞漏了下来,月华如水,正洒在奶酪与卡萨塔之间。

    卡萨塔偏头看向趴着趴着就睡了的披萨,眼里装着温柔和痛苦,可橘色的眼里混进了月光,这些情感就一概被冲散了,淡了,奶酪一时间看不清。 

     他开口了,很轻很轻地说:“不过,关于你说的这一点……”

      “在决定追随他的那一刻起,我便早已有所觉悟。”

    这句话轻飘飘的,以至于载不动其间夹杂着的很重很重的感情。

    随着话音散去,月光也流尽了,奶酪能看清那双眼时,眼里却什么也没了。     她走神地想,这有点像剧院里演到群像时的那些灯光,谁说话了便照着谁,他下场,就消失,真够准的。

    “我去前面稍微探探路,省的他一会儿再磕了碰了的嗷一嗓子,把怪物吓跑了。”

    卡萨塔拿着长枪起身,向披萨身后的一片黑暗走去。


请问KT辅T调T有类似白血球们的编号吗

RT,问到解决方法就删,占tag抱歉。

如果大家都在胸腺学校……不用编号互相怎么称呼啊(捂脸)学校楼道一声吼,几百号人都回头???

想写T细胞组在学校的脑洞呜呜呜

高考预备役

玩毛手机,考大学去

【食契/蛋果】一日恋爱

  他慌慌张张地翻找所有口袋,只找到一张皱巴巴的传单,他翻过红色的那一面,红底黑字,是印废了的餐厅宣传页,但他正和时间赛跑,别无选择,他要让这张废纸在这短暂的几分钟内完成完美的蜕变,像破茧成蝶,它将变成他的爱情。

————————————————

《一日恋爱》

备注:食之契约同人

CP:蛋包饭x果冻

————————————————

  “哇,你在折什么啊?”

  空旷的冰场中,冰糖葫芦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亮,蛋包饭想装聋都没法子。

  “折花。”

  蛋包饭坐在冰块上,专心致志来回翻折着一张红色手工纸。冰糖葫芦好奇地在他旁边坐下,“是什么花啊?”

  “玫瑰。”纸玫瑰在他手中初见雏形,冰糖葫芦眨着她的大眼睛,蛋包饭用手指将花瓣捏平再立起来,又将边角折出来,这是叶子。他将花朵托在手心端详,左看右看,挑剔得很。他满意地点点头,将成品摆在一边,又拿出一张黄色的纸。

  “你怎么会去学这个?想叠很多送人吗?”冰场就他们两个飨灵,冰糖葫芦又是个喜欢热闹的,并不在意蛋包饭想忽视她的态度继续聊着天。她还用手指了指花,问他自己能不能看看。

  蛋包饭忙着对齐折痕,点头示意,“这还用说!当然是送给果冻亲啊!!”

  冰糖葫芦观察着这朵精致的红玫瑰,轻轻吸了吸鼻子,“诶,这纸还有香味呢。”

  一说这个蛋包饭立刻得意了起来,“当然要把最好的送给果冻亲!就算是纸玫瑰也不例外!”像是为了要证明对果冻的爱,他又把写着“果冻♡”的头带系紧了点,“这可是我拜托御侍从耀之州带回来的纸。”

  “你那么喜欢她,为什么不直接买玫瑰花送她?”

  “哼哼,这你就不懂了吧,”蛋包饭摇了摇手指,“真玫瑰可是有刺的,伤到果冻亲怎么办?我可不舍得看她掉眼泪,她的眼泪比幻晶石还珍贵你知道吗!”

  一提到果冻蛋包饭就打开了话匣子,像是找到了同好一样兴奋:“而且啊,真玫瑰再好看也是有期限的,枯萎了果冻亲一定会扔掉的。纸玫瑰就不一样了,它永不凋谢,能一直为她盛开。为了让它和真花一样,我还是特意拿香纸折的。”

  蛋包饭说起劲了,眼睛亮的能发射出光线,叠纸的速度也加快了。

  “喔喔喔喔,我要送给果冻亲一座玫瑰花园——”

  冰糖葫芦像之前一样坐在旁边看他从手里变出一朵又一朵颜色各异的玫瑰,眨着她那双大眼睛。

  不过之后几天他就没这么闲了,每天在餐厅忙里忙外,后来御侍竟然把他派到皇家对决的竞技场去了。

  打架又不是我的专长,给果冻亲打call才是啊!!蛋包饭内心崩溃。

  蛋包饭整个飨灵变成石灰色滩在等候席上,与周围格格不入。御侍像是看出了他的绝望,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怕,你们就是福利队,对手看到你们也不会下手很重的,你们负责随便打打然后输掉就OK啦。”然后他又抽出一叠传单塞给蛋包饭,“打架不是重点!给餐厅做广告才是,明白吗?见人就给,人人有份!”

  红底黑字的传单发到每一个福利队飨灵手上,御侍这才安心离开。

  接下来的比赛真的和御侍说的一样轻松,对手无论是多么强大的飨灵,看到他们都会只摆出战斗姿势不出手,他们只要负责演一演,最后倒地就行。当然,每位离场的挑战方飨灵都是黑着脸,手里捏着一张传单,身后是战败队的宣言:“记得去XX餐厅看看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谁会把广告做到皇家对决里啊!有病吧!

  流水的对手铁打的福利队,御侍给的传单差不多也发完了。

  “终于……可以回餐厅了!”做惯了厨娘的冰糖葫芦显然也没能接受自己的新设定,离场的时候长出了一口气。

  他们又回到了等候席,在那里是一个新的队伍。

  “好的……请交给我吧……”甜美而充满活力的独特声音一下子钻进蛋包饭的耳朵,冰糖葫芦正打算出声提醒他,他却像个雷达一样自己先滴滴滴叫了起来。

  “果冻亲!!!!”他的心和他的嘴巴一齐高声叫了起来。

  不好!他立马捂住自己的嘴,怎么能让果冻亲看到他这副不体面的样子呢!他是战败方,一身灰和汗味,他怎么能,怎么敢,就这样出现在闪闪发亮的女神面前呢?

  可惜声速可比他的心脏跳的快多了,他懊恼的时候,果冻转头看到了他,随后展开一个甜美的笑,用清亮好听的声音冲他打招呼:“——蛋包饭!”

  蛋包饭的心砰砰砰在体内横冲直撞,耀之州有句俗话形象地形容他的心脏此刻的状态,叫“一蹦三尺高”,他觉得一点也不贴切,他的心明明已经跳出缇尔菈大陆了。不然他怎么会看到果冻亲发出星星一样的光芒呢。

  不算耀眼,却明亮到让人无法忽视。

  冰糖葫芦在背后悄悄戳他让他回神,他紧张地差点咬了舌头:“呃,果,果冻亲,好久不见!!”

  “嘿嘿,”果冻有些腼腆地吐了吐舌头,“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呢。”

  蛋包饭头点的飞快,然后又想狗狗甩掉头顶的水一样疯狂摇头,“我是来给御侍帮忙的。没想到能碰见果冻亲……我以为你肯定在忙最近的新专辑呢!”

  “本来是在忙啦……但是御侍大人突然说让我来做一次,嗯,福利队,我还是第一次踏进这里呢。虽然也有观众,但是和舞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啊。”

  “但是果冻亲是一样的!你到哪里都是最闪亮的存在!”

  果冻显然没料到这样的话,微愣,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冲他来了一个异色瞳的wink,“谢谢蛋包饭一直以来的喜爱与支持噢!果冻会努力唱出动听的歌的!”

  “果冻亲……”蛋包饭简直要因为失血过多而倒地不起了——果冻亲是世界第一可爱!不宇宙第一无敌可爱!!

  竞技场广播的响起打断了蛋包饭内心炸开的烟花,“请下一组队伍做好上场准备……”

  “哎呀,轮到我们了呢。蛋包饭,下次再……”

  “果冻亲等一下!”他喊道。

  “请,请原谅我要耽误你几分钟,但是,就几分钟!请果冻亲等一下!”

  果冻看着他手忙脚乱叫住自己的样子,忽然没由来的期待起来。

  他慌慌张张地翻找所有口袋,只找到一张皱巴巴的传单,他翻过红色的那一面,红底黑字,是很跌份的餐厅宣传页。但他正和时间赛跑,别无选择,他要让这张废纸在这短暂的几分钟内完成完美的蜕变,像破茧成蝶,它将变成他的爱情。

  他的手指快速翻飞着,纸张在他手里快速地变换着形态,蛋包饭做这件事就像他给果冻亲打call一样熟练又自信。

  他要把最好的给她。

  时间滴滴答答跑过,果冻只是期待地注视着这个认真的粉丝。折起最后一片叶子,他的爱情完成了。

  “请,请果冻亲收下这朵纸玫瑰吧!!”蛋包饭差点咬到舌头,才把这句话说清楚。他有些不安,怕偶像只是像收下普通粉丝送的礼物一样收下他的爱情。

  出乎意料地,果冻接过纸玫瑰,拿出一个小夹子将花朵固定在胸前,然后绽开一个同玫瑰一样美的笑,“谢谢蛋包饭,我很喜欢它。”

  “虽然说不上来,但就是觉得这个礼物很与众不同呢!明明是轻飘飘的纸却似乎沉甸甸的。”

  蛋包饭已经在心里为果冻表演了一场又一场烟花表演,喜悦冲昏了他的脑袋,他于是大声说:“我会为果冻亲准备一座玫瑰花园!!无论春夏秋冬它们都会永远为你而开!!”

  果冻看到了入场口皱着眉的布丁,她于是拉起蛋包饭的手:“我很期待噢!再见啦,蛋包饭!”少女踩着快乐的步子从他身边跳走,还回头冲他大幅度地挥手。

  待果冻走后,蛋包饭才把心里的欢喜大声喊出来:“果冻亲果然是宇宙第一可爱啊——!!我永远喜欢果冻亲!!”

  果冻心情似乎很好,即使被迫来到她不感兴趣的竞技场也还是哼起了调子,蹦跳的步子像是在云端跳舞。

  布丁看着她这副样子只是笑着托了托眼镜,随后掏出小本子,摆出经纪人老妈子的样子:“想好新专辑的名字了吗?”

  她低头看了看随着她的动作摇动的红色纸玫瑰,想起了男孩不知紧张还是害羞而涨红的脸,她于是欢快地说道:

  “就叫‘纸玫瑰’吧!”

  END

你们结婚好吗!!!!!!
不得不说真的很,魔王和神职人员,来啊相爱相杀啊xx

有没有人吃牛排x红酒啊!!!!!!!!
被官方图秀一脸,我吃你俩还不行吗(……)

【一人之下/也青】狐之言曰

   王家三子的名字可以说是相当不走心了,王又,王亦,王也。王也甚至怀疑要不是他妈年级到了,他可能还会有个叫“王再”的弟弟。

  王也小时候对自己这个有点随意的名字很郁闷,就去找他爹,提出了很隐晦的抗议,“您这个名字起的很没用文化水准。”

  王海卫惊讶:“儿子,这你就不懂了!你们的名字可是我们找人算过的!”双手搭上王也的肩膀,正色道:“这名字能给你请来守护神。”

  王也有点懵,毕竟他爸在家里不拜神不求佛,他还真不知道他爸信这个。再看他爸一扫平时的笑脸,他将信将疑,又带着点雀跃发问:“那我的守护神……找过我了没有?是什么?我怎么还没见过他啊?”然后他爸的脸就凝固住了,现场气氛很尴尬,王海卫豪爽的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大仙怎么可能随便出现啊,守护神当然只在你有事的时候来找你!哎哟我怎么忘了请的谁……”

  王也心里翻了个白眼,一看就知道他爹要开始哄他了。他怀疑他妈就是被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给哄来的。

  王也被他爹的一通糊弄整的更郁闷了,“爸,您慢慢想,我先去写作业了。”他还没离开就听见他爸松了口气,嗨呀好气啊!

  后来王也就平静了,不就是个名字吗。看着没有文化底蕴念起亦不动听押韵,写着也不复杂难认。何况这个名字象征的,是身份和地位,北京谁不知道王也是王海卫的三儿子?王海卫这个名字更是代表着财富。

  虽然不信,但小孩子总是对这种神鬼怪力有种莫名的执着和向往,万一真的有呢?王也偶尔会想起自己可能有个守护神这件事,这守护神神神秘秘的,就是不露面。王也心想,他的守护神可能是位羞答答的仙女姐姐,肤如凝脂发若帛锦,口若含朱丹指如削葱根,总之,要好看!

  但他又想起自己其实没有守护神,觉得自己刚才特别傻。刚问完他爸那阵,为了验证“是否存在”这个问题,他差点就去问他的哥哥们有关他们的守护神的事。多亏他没问出口,不然已经脱离初中的哥哥们就算不嘲笑他的幻想,也会摸着他的头告诉他,我们已经没有了,你还可以再想两年。

   简直傻透了!王也决定以后再也不想这种拉低智商的问题了。

  可他十岁那年从学校楼梯上摔下来,在医院病床上百般无赖地躺着,手里倒拿着一本《易经》的时候,他打破了自己的规定,他反问自己,如果他真的有守护神,他都出现危险了他的守护神却置之不理,这算什么?

  重大的决策过失!失职渎职!他疼的脸都青了守护神都不出现,太不像话了。他气呼呼地想,就算是仙女姐姐他也不会原谅她的!

  那是夏天,充满蝉鸣阳光和热浪。护士姐姐替他开了空调关了窗户,可他病房的空调不赏脸,工作效率极低,四舍五入近乎没有,硬生生把王也热醒了。腿打着石膏没法动,他只能捏着被角擦掉脸上的汗。他脑子里一团浆糊,不知道是睡得还是热的。突然,有风了,夏夜的清凉风在他脸上吻过,温柔清冽,把浆糊热气和汗水都吹走了。风里有草木味,有远方传来的歌,有茶浓郁的香,有太多能让他平静的东西,他的鼻子和耳朵似乎认出了它们,可他本人没有。

  第二天他就换了个病房,自然是因为那个坏空调。他妈气坏了,絮絮叨叨说了好多“我的宝贝小也受苦啦”。可他一点不气,不气空调,甚至对昨晚无理取闹似地向守护神的迁怒感到一点歉意。


just一个脑洞,就最常见的王也和狐仙青的故事。

不是我乱说,王道长小时候真没原则,说好让“守护神”的脑洞就此打住,还是自己去想了。说好就算是仙女姐姐也不原谅,这还不知道是不是仙女姐姐他就先低头了。

哇哦随手翻了下文档被一个以前的白亮脑洞点燃了爱火
太棒啦有空一定要写完它

坐等水哥入坑(安详)
给水哥打callTUT

欲投山花:

你的 @落木千山 诸葛狐狸搓麻将xx
并非坑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