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木千山

>||究竟是怎样执着、深刻的爱,才能支持着你撑起这个TAG的半边天啊||
>||如你所说的一切,世界阴暗,但并不可怕||

“道长,咱们来日方长。”


爱藏剑山庄一辈子。
入过农药,农药亮和历史亮都超喜欢
all亮主白亮,云亮有点雷。
目前沉迷一人之下,是个青厨,心愿是也青结婚(尖叫
说是青厨其实天天吹道长……。
会写东西投喂自己,不好吃。
ELS/DN玩家,ELS主ADD,EM/MM心头肉。
LPMM/叶黄/K黑/白亮
圈名九柠,你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

【排酒/酒排】攻受不明向推文x2

警告:本次推文有为【未完结】作品(且作者断更有一段时间了)谨慎入坑。

此外,通过文章无法准确辨别cp向为排酒or酒排,但互动都很可爱木有什么雷点,cp洁癖自行斟酌。


请务必给你喜欢的作品留下kudos!!!!!!!

天下SteakWine(无攻受)是一家!!!产粮靠大家!!!!

①A Dark and Stormy Night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346695


梗概(自我总结,没有剧透):

一个因暴风雨而断电的漆黑夜晚,牛排和红酒制造的“噪音”让意大利面忍无可忍,他决定和他们“谈谈”,却在牛排的房间前意外地遇到了……


推文理由:可爱,好玩,还需要别的理由吗??

注意事项:

是个一发完的小短篇。

有排酒丽修罗场暗示。

有(不怎么)隐晦的排酒排肉描写。

攻受不明确。

通篇通过意面+?的视角讲述故事,有一种格外可爱的阅读体验。

不ooc,没有大雷点,可放心阅读。

(意面和?的互动相当可爱233333)




②Trace of deceit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29887/chapters/38985704


summary:(翻着玩)

噗的一声,他就消失了,从地球上消失了。

愤怒、困惑和所有其他难以名状的情感无情地淹没了牛排,无时无刻不在嘲弄他的心神。

为了让他回来,他愿意做任何事,寻遍天涯海角,任何事。

"即使这将是我做的最后一件事。"


推文理由:

作者的描写非常细腻,对于角色的心理抓得很好,可以真切地让读者感受到那种迷茫和失落感。插叙比较多,过去的甜蜜(?)与现在的焦虑对比很鲜明。

可惜是个坑,哎。

但是我真的吹爆作者文笔,我靠,看不懂可以用有道翻译,真的很美。


注意:

作者是双人组合(没什么用我就是说一嘴)

是坑,是坑,在最关键的地方卡住了,吊人胃口。

攻受不明显,反正没肉,不影响吧

有牛排/姜饼的哭泣描写

有御侍婚礼描写(就他俩个人故事里的二位)

前虐排哥身心,后甜+微虐酒哥心。



为了特别突出我对第二篇的喜爱,我要分享一个特别可爱的段落!!!我瞎翻了一下,不要槽我

(前文:酒哥不告而别,排哥找他未归,姜饼去找排哥,在寻找的途中她听见了孩子们的对话)



“Did you see the demon?”

“你见到恶魔啦?”

 

“ The scary night demon!”

“是很吓人的夜之恶魔!”

 

Wait what?

等等,什么?

 

Briefly halting and turning her head towards a group of young children, she curiously regarded them while they continued their enthusiastic chat.

片刻犹豫后,她把头转向那群孩子,在他们还在热烈地聊着天时好奇地看着他们。

 

“ He was terrifying! Roaming the streets and looking through every window!”

“他超吓人的!他在街上徘徊时还往每扇窗子里张望!”

 

“ He might be looking for his next dinner!”

“他可能是在找他的下一顿晚餐!”

 

“ As if he'll ever eat me! I'll defeat him!”

如果他想吃我!我会打倒他的!

 

Demon?

恶魔?

 

Could it be a fallen angel?

会是堕神吗?

 

Fearing for a possible relapse of the infestation, Gingerbread walked over to the bunch of children. The previously loud and boisterous voices became quiet as they observed the sudden uninvited newcomer.

由于担心堕神可能再次来袭,姜饼走到那群孩子身边。在他们注意到这个突兀现身的不速之客时,先前嘈杂的声音归于平静。

Disregarding the obvious discomfort of the people in front of her, Gingerbread shot straight to her question.

姜饼不顾眼前人明显的不安,直接向她提问。

 

“ What type of demon were you talking about?”

“你们说的恶魔是什么样的?”

 

Something clicked in all of the children as those words left her mouth, all of them sharing excited smiles as one of them exclaimed,

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所有的孩子都发出了一种咔哒咔哒的声音。其中一个孩子叫喊起来,所有人都露出了兴奋的笑。

 

“ The red scary night demon!”

“是红色的可怕的夜之恶魔!”

 

“ And what does the ‘demon’ do?”

“那这个“恶魔”都做了什么呢?”

 

A chorus of answers were shouted out eagerly as they all fought for their version of the facts to be heard.

大家齐声热烈地回答她的问题,因为他们都在为自己对事实的看法争取发言权。

 

“ He searches through houses to find his treasure!”

“他翻遍房子想找到他的宝物!”

 

“ He holds a lantern and looks for people to eat!”

“他提着一个灯笼,想抓人来吃!”

 

“ He prowls the streets and chants a wicked spell!”

“他在街上游荡还吟唱着邪恶的咒语!”

 

Treasure, people to eat, wicked spells, this might be even more dangerous than I thought!

宝物,吃人,魔咒,这可能比我设想的还要危险!

 

Mental images of the human devouring bulimia immediately came up and Gingerbread grew frantic.

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暴食的模样,姜饼变得狂暴起来。

 

A bulimia that somehow learnt to possess magic would be a catastrophe!

如果暴食以某种方式学会了掌控魔法,那将会是一场灾难!

 

Maintaining a clam facade so as to not scare them, she proceeded to ask,

为了不吓着他们,她保持着面上一片平静,接着问道:

 

“ And what is the wicked spell?”

“是什么样的魔咒?”

 

At this question, the smiles on their faces changed into a cheeky and mischievous one. And in unison, they all exclaimed,

听到这个问题,孩子们脸上的笑容变得无耻又淘气。大家齐声叫嚷起来,

 

“ Bastard! Bastard! Red Wine that bastard!”

“混蛋!混蛋!红酒那混蛋!”

 

“ Recite the spell three times to summon the demon!”

“重复三遍咒语就能召唤恶魔!”

 

 

 

… you have to be kidding me.

……你玩我呢。

 



读来初觉得可爱,再想却读出了心酸。排哥堂堂骑士团团长,把镇子翻个地朝天,毫无形象,只是为了找到那个人。



排哥说,"Even if it's the last thing I do"


酒哥说,

Remember,

 

I'm doing all of this for you.



看到这横跨四章的疑似首尾呼应的誓言(。),我哭了。

然后看到作者们断更了,我哭的更厉害了。


【神之塔/夜昆】It's a ring

设定:音乐剧演员夜x歌星昆(来自茶树老师)

  属于三次创作,开脑洞让自己爽的产物,没有营养短打完结。(话说我对茶树老师的pa还不太了解就下笔了,有错误请指出我改)

   昆经纪人齐赛娅,化妆师花莲,夏尤拉和昆是同事,莱赫尔和夜是同行

就当跨年贺了。




  齐赛娅跟着昆进了化妆室,看着花莲一边感叹昆的皮肤真是每个化妆师的理想,一边哼着歌给他上妆。年末了,每个演艺公司都跟着栽培的摇钱树们超速运转,无论是歌星还是经纪人都忙的连轴转,累得半死。齐赛娅窝在沙发里刷头条,心里盘算着明年有个音乐企划可以给昆试试。

 

 她抬头想看看化妆进度,正对上化妆镜里昆的眼睛。


  “齐赛娅,我手机好像落车上了。”昆说,按着化妆师的要求侧过脸,方便她扑粉。


  “嚯,”齐赛娅打趣道,“你也有犯迷糊的一天啊,看来今天脑子里没有乱七八糟的小算盘嘛。”


  “小算盘没有,人倒是有一个。”昆阖眼等着花莲刷睫毛膏,正错过齐赛娅郁闷的表情。

 

 “……总有一天,不是你气死我,就是我拿刀捅死你。”话里都带着怨气,“离访谈还有一阵,在化妆室呆好了别在外面乱晃,等着。”

  

齐赛娅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出门和走廊上的保安打了个招呼,认命地下地下停车场给大歌星取手机。她当然知道刚才昆在气她,年末了,公司都不拿艺人们当人看,最近昆的睡眠时间就没满过十小时,只能在去活动的路上偷时间小憩一会儿,她从后视镜里看到昆握着手机在后座睡着,大概是那之后手机滑下去了,走的急也把这茬忘了。

  

  齐赛娅不想承认,但她确实在关心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她上了电梯,里面空空的,因为经纪人和艺人们都在走廊上或房间里为活动忙碌着。

 

叮——

  

出乎意料,电梯在一楼停住了。门开了,出现了一张令齐赛娅百感交集的脸。

 

 “啊,齐赛娅小姐!”黑发的大男孩喜出望外,琥珀色的眼睛闪亮亮的,像是被封进了一颗星星。

  

“你好,二十五夜。”她想,这孩子总有一天会在舞台上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彩,将会比任何人都耀眼,她的直觉向来不错的。“你怎么在这?”

  

大男孩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他说:“我正好要在隔壁剧院彩排,想着昆的录制现场离我不远,所以……”

  

齐赛娅对他的态度有点微妙的抗拒,不是厌恶,就是想让他离什么东西远点,所以夜没把话说完,生怕哪里说错了让这位经纪人对他的友好度再下一级。


  “所以你想来看看昆?”


  “嗯,他太忙了,见他一面很难。”夜有些无奈。


 夜跟着齐赛娅去了停车场。她按下钥匙开了车门,让夜帮她在后座找昆的手机。男孩矮下身,离得近了,齐赛娅这才发现男孩的黑色长风衣有些潮,“外面下雪啦?”

 

 “对,”夜拿着昆的手机关上车门,“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不小,你们开车要小心。”

 

 “谢谢。”齐赛娅接过手机,不知在谢这个,还是谢夜的关心。她摩挲着昆黑色的手机壳,想起昆困倦的脸,又抬头看着有些兴奋的夜。

  

也许她该让她哥充充电,也算是对得起男孩身上化掉的雪花。


  “走吧,我带你去找他。”她锁上车门,男孩快步跟上她,俺耐着欣喜对她道谢。

  

 这次电梯没有停,一路直升昆在的楼层。男孩见到这种人人繁忙混乱的场景,似乎有点不安。齐赛娅领着夜绕过其他人,跟保安打了招呼带着夜走过。

 

 “小伙子,”保安浑厚的声音吓了两人一跳,毕竟齐赛娅在违反规定带人来现场,年末可不能出茬子。

 

 “您好?”夜应到,正准备接受盘问,谁知保安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满脸笑容,“小伙子,我陪女儿看过你的音乐剧,她特喜欢你。”

 

 “谢谢!”夜有些惊讶,毕竟他还只是初出茅庐,也没想过在路上遇到粉丝(的父亲)。


  “年轻人,前途无限啊!”

 

 保安笑道,冲着夜竖了根大拇指。夜翻着身上的口袋,最后也只翻出了钱包手机和钥匙。他二话不说从钥匙扣上取下了那个金色的星星饰品,递给了保安。这回轮到齐赛娅讶异了。

 

 “这个,能请您带给您女儿吗?真的很感谢你们的支持,我还不出名,签名大概也没什么用,只能先拿这个……”

 

 “嗨!哪能啊!”保安笑着摆摆手,拉过夜和他合了个影。夜再次表达了谢意,跟着齐赛娅离开了。

 

 “他在里面,你进去吧,我在外面还有点事。”

 

 “谢谢你,齐赛娅……小姐。”他差点忘了敬语。推门而入。

 

 化妆室很亮,一盏镜前灯就够了,化妆师不在,只有团在椅子里昏睡着的昆,发出平稳的呼气声。

 

 好像来的不是时候。粉底遮住了昆眼底的青黑,却遮不住他此时的困倦。他想伸手抱抱大歌星,却怕扰了他难得的睡眠。

 

 那就用别的东西代替拥抱吧。

 

 夜正握着昆的手机,用他的指纹解了锁,打开相机,挑了个好光线好角度把百年难见的迷糊昆关进手机相册,却被突兀的相机声吓了一跳。也许对相机声敏感是这个行业者的通病,昆立刻就醒了,他定了定神才让夜不在他眼前晃动。

 

 “夜?”昆努力睁大了眼,困倦一扫而空。


  夜按下锁屏,将手机放在化妆桌上。笑得格外灿烂,“是我,吓到了吗。”

 

 “哈,齐赛娅偶尔也会做点让人开心的事啊。”

 

 算不上久别重逢,但几个月里都只能从网络上获得对方的消息,这总是很难挨的。


  于是在化妆室暖光的光下,昆与眼前闪亮着的星星交换了一个吻,一个带着笑意,传达思念的吻。

 

 “提前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昆。”

 

 夜看了看表,皱眉道:“我得回去了,彩排快开始了。”


  “所以在不快乐的时候说"新年快乐,真的很不快乐。”昆难得抱怨。他不会矫情地想什么灰姑娘和水晶鞋,他们俩可都是货真价实的王子们。

  

“哈哈,你把我绕晕了。”夜笑起来,握住昆的右手,“差点忘了。”

 

 “嗯?你有……嘶。”疼。

  

夜咬在了他的蜷曲的小拇指上,在指跟处留下了牙印。

 

 “这算什么?新年礼物?”

 

 “不,我只是想把你的怨念转移到疼痛上,一会你要上镜头的。”夜歉意地笑笑,拍了拍昆的脑袋。

 

 “名气不大胆子不小嘛……”

 

 “你会看到我的。”夜坚定道,手握在门把上。

 

 “现在就有看着呢,傻子。”昆没意识到自己脸上的表情,这是软弱的表情,上了电视一定会被人抓住把柄的那种。

  

夜没看到走廊上有齐赛娅的身影,却撞见了当红偶像歌手夏尤拉,只能打过招呼匆匆冲向电梯。夏尤拉进了化妆室,靠在墙边戏谑道:“哟,小男朋友来慰问啊。”

 

 “怎么,你的‘观星女孩’没来看你?真惨。”


  “啧,和你说话真难受。别偷懒了,要上台了。”夏尤拉嫌恶地摆摆手,等昆收拾衣服一起走。

 

 眼尖的她立刻意识到哪里不对。


  “你唇彩糊了?”不疑有他,她做了个鬼脸,“哇你睡觉居然流口水,好恶——”

  

昆无话可说,他总不能说他不流口水这唇彩自己掉了吧。言多必失,昆没理她,先她一步出了化妆间。


  “切,摆什么架子……”夏尤拉撇撇嘴,也追了上去。


  上舞台即是上战场,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是招架不住主持人和各路粉丝的刁钻问题和吐槽的,可自从他俩互怼爆料,带火了一波夜莱cp,昆听着夏尤拉在旁边喋喋不休就烦,下意识地看了看他被夜咬了的右手。咬痕已经淡的近乎看不出了。

 

 “……然后呢,你们猜,我收到了什么?”夏尤拉调笑道,抛给粉丝们一个问题附加一个wink。

  

“It's a ring.”

 

 爱豆将手摆出电话的姿势悬在耳旁,主持人和粉丝一起爆发出笑声。

 

It's a ring。

 

 昆仿佛听到跨年烟火在脑袋里炸开,砰砰砰连带着他的心脏一起疯狂。


  他将右手对着聚光灯,灯光从打开的指缝间漏下,像是他的小指指跟在闪光。




【推文/排酒】

原作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556867/chapters/38792267

请大家积极给作者留评/点kudos。


推文理由:AO3排酒tag里难得的【完结】中长篇+人物不OOC

CP:恶魔排x吸血鬼酒/红茶x恶魔牛奶

作者未标出但互动的组合:豆花兄弟/鱼子酱+河豚白子/汉堡可乐

全文41章(包括3篇番外和1篇尾声),慢热向,超自然设定下的正剧(有群像)

埋的伏笔都揭了,角色关系的加深和剧情发展完美结合,剧情一波三折让人欲罢不能(至少让我五天追完)。

作者非常贴心,涉及虐童,虐待动物,角色死亡等时都会在文章前标明,还会标明一些原创角色。



但我还是来排个雷,国外同人你懂的,不介意肉体关系和攻受……

1.ch4末尾和ch10末尾涉及牛排汉堡互攻(只是炮友,4是汉排,10是排汉)直接跳过不影响剧情。之后解除炮友关系。

(怕有人雷又不想跳简单介绍一下:4末尾汉排完事了有排酒短信互动,酒哥非常介意排哥的用语和格式不规范。10末尾排汉ing,排哥不自觉带入了酒哥在他身下的情景,意识到之后骂了句fxck。)


2.排酒第一次开车涉及了酒排(肉意味),可在看完排酒部分后立即跳下一章,不影响剧情。之后就全是排酒了,肉香糖甜,如假包换(?)


3.红酒+姜饼+甜豆花=闺密三人组,互动非常可爱


最后简单介绍初期角色,所有飨灵都还有魔法系,力量系,辅助系的法师定位。

牛排:恶魔组织头头,和警方调查谋杀案。

牛奶:恶魔,辅佐牛排

河豚白子:恶魔(不确定),辅佐牛排。

意大利面:半魔,牛排同父异母的哥哥。

红酒:血族,和警方调查谋杀案。

姜饼:血族临时头头

汉堡:力量系法师,和排哥是健身好友+临时炮友(10章后解除),真爱可乐

馄饨:通灵者,能够重现亡灵死前场景,与亡魂沟通

龟苓膏:通灵者,和馄饨同居,能力相同且更胜一筹。


暂时没什么补充的,担心还有雷点可以问我,请大家诚心吃安利!!!!这排酒甜的要死,尤其是排哥苏爆,黑恶势力头头四舍五入就是总裁!!!(??)

排酒互撩,非常迷人,还有排哥醉后无意识撩酒,绝了。

肉很香,还有办公室play,吃不吃,就问你吃不吃


《热尼亚和他的朋友们》剧照。

俗话说得好,repo不带图的都是耍流氓

直男拍照技术真的哭了,剧组可以考虑把我这个摄影师给炒了,真的

水哥18生日快乐!!

关于水哥的OC纸模 @爱而不伤 

先祝水哥生日快乐,18岁可喜可贺(?)

就不吹画工啊制作了,再吹起灰了,毕竟平常日日夜夜吹的,哎水哥好看!!!

真的很精致,平生第一次收到人家做的纸模TUT

顺便吐槽一下某个有原型的角色,设计太骚包了,搞得我现在一看到原型就想笑hhhhh

总之无论是按组合搞还是邪恶混搭都很好完啦!!!(指角色)

首先是热尼亚&波丽娜组

郎才女貌天造地设可惜热尼亚嫌弃脸(并没有)

这一组是站的最稳的一组,稳的一匹。也是颜色反差最大组?(完全吻合了剧情发展(不))


然后是卢卡斯&玛丽(我没记错名字吧???)

是水哥的心头肉没跑了,水哥日日夜夜和我吹……

最后他们都死了

卢卡斯的画风格格不入,这个人单独一放都是那种言情剧走向(??),白马王子现世之类的,和本场的三位女角百搭……(其实和另两位男性也……)

卢卡斯才是亲儿子吧!!

全场色彩最亮组,某种意义上也是感情戏最有看点的一对。真的很棒,可惜死的早


最后是尼古拉斯&奥罗尔

唯一没有互动动作的一组,逼我拆了其他组合让他俩和其他人强行互动(划掉)

尼古拉骚包系真滴骚包,纨绔子弟风范体现的淋漓尽致,和卢卡斯同为金发却走上了不同的爱豆定位(?)

大家都很华丽丽,奥罗尔让我很出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头纱真的很斯拉夫(我胡说的)


最后是脑洞乱搞#假如大家都是爱豆#

微博日常:

尼古拉斯V:【巧克力洛丽塔.jpg】【波士顿黄桃派.jpg】

是味觉盛宴,拍了一整天戏犒劳一下自己。

(每一条微博都透露出富裕,装逼格调和品位)

转发9999+     评论5238    点赞9999+


尼古拉斯V:【金发男子拄着手杖凝望远方的街道.jpg】【抬手扶上单片眼镜,无意间抬眸对上镜头.jpg】

转发9999+    评论7846    点赞9999+

热评1:这服装风格!这街道背景!是我尼新剧《热尼亚》没跑了!!

热评2:(大力科普服装设计的亮点,被尼古拉点赞)

热评3:(从背景图深扒时代背景,推测了一波尼古拉斯的角色定位,被尼古拉点赞)


一个微博全是读书分享的二线演员。

热尼亚V:读书分享。《你看不懂》《你就是看不懂》《明明书名很普通内容你就是看不懂》……

转发985    评论211    点赞2018

热评1:这几本真的很有深度,这位作家的其他作品blabla(激情分享读书笔记)

热评2:【读书笔记.jpg】

热评3:已加入书单。

(活的像个假的演艺圈小演员,像个真的书店老板。)


热尼亚V:对某哲学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并提出质疑。

转发211   评论635    点赞2019

热评1:都是靠谱的看法分享,偶有几条被热尼亚点赞。

热评2:今天我能和我推正常沟通了吗,不能(流泪猫咪.jpg)

热评3:看到没,这年头不读点书连星都追不了,(分享了热尼亚推过的所有图书)都看完你才是正式的热粉。


波丽娜V:剧组的大家都超棒!(比心)虽然还没有很习惯,但是新的剧组我也会努力的!也请大家多多期待我们的新剧噢!

转发2038    评论1056    点赞3254

热评1:波丽娜小天使呜呜呜

热评2:女神!!这剧我追爆!!


波丽娜V:【和导演讨论剧情的热尼亚.jpg】这次又和热尼亚搭档了,超开心!不过这次的剧本好像有点难懂,下次要让热尼亚多指导指导我呢。

转发1056      评论2075   点赞2563

热评1:波丽娜为了新剧真的很努力啊!!加油!

热评2:(理性分析了故事背景和可能走向,顺便剖析了角色性格,被波丽娜点赞)

热评3:哇热尼亚,这不那个演艺圈清流嘛(专注推书),不卖书出来演戏了!


卢卡斯V:【粉丝合照x3.jpg】遇到了很热情的粉丝啊,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欢和支持。

转发5836    评论8567   点赞9999+

热评1:(吹卢卡斯的温柔)

热评2:(吹卢卡斯的善良)

热评3:我们卢粉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1551


卢卡斯V:朋友好像和他的搭档起了争执,我去帮帮忙吧。(苦恼)

【《热尼亚》剧照.jpg】是近期的成果,剧组的大家都很辛苦,希望这部剧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

转发3876    评论2643    点赞9999+

热评1:(关心卢卡斯不要过度劳累)

热评2:(透露了卢卡斯给剧组帮了各种忙,剧组劳模)

热评3:吵架的搭档……只有我想到了热尼亚大大和波丽娜小天使?卢卡斯和热尼亚大大关系也很好啊!


奥罗尔V:【歌剧片段分享】

转发2431    评论1500   点赞4658


奥罗尔V:《热尼亚》的主题曲将由我来演唱,目前词作已经完工噢!

(顺便分享了剧组的趣事,热评有不少同剧组演员的互动和粉丝们的哈哈哈。)

有段戏需要热尼亚吃点药,导演一直觉得热尼亚的表演不到位,在没告诉他的前提下把瓶里糖丸换成了爆炸糖,然后一条过了(爆笑)


剧里热尼亚有句台词是:噢!波丽娜,你踩到我的小指了!

本来好像是要转移话题的意味,结果拍的时候波丽娜真的踩到他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

……


转发7524    评论5436     点赞9999+

热评1:什么严肃正剧你们是爆笑喜剧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热评2:奥罗尔大大的日常分享简直是每日快乐趵突泉哈哈哈哈哈哈哈

热评3:香港记者奥罗尔今天崩坏剧组形象了吗,崩坏了(笑哭)


玛丽V:【花边新闻】【绯闻】【捧着玫瑰花的手.jpg】

转发9999+     评论5210    点赞9999+

热评:(有骂声也有吃瓜党和真爱粉,总之评论区混乱不堪)

玛丽V:拍完最后一条时遇到了搭档的卢卡斯先生,一起去吃了宵夜,还探讨了表演心得。【干杯.jpg】(露出了玛丽右耳的耳钉)

转发3457    评论6985     点赞9999+

热评1:这个耳钉好眼熟……我好像也见卢卡斯戴过诶,是同款吗??

热评2:啧啧啧,也不知道是真巧还是假巧噢

热评3:晚上天冷女神小心感冒!


更多情报请关注《热尼亚和他的朋友们》官方微博 @爱而不伤 !更多一手资料和剧组花絮同步更新!

好,好,官方这一手排酒排粮发的妙!!!

我一开始看了一圈发现没有关于排哥和酒哥的包厢故事,还以为御侍知道他俩打架影响餐厅经营坚决不会让他俩来餐厅帮工的hhhhhhh

酒哥不会不屑于当餐厅服务生嘛,而且你还畏光……你这样会很快被氧化的诶(别瞎说)

感觉这两个人未来会碍于老奶奶的关系强行在奶奶面前玩“我们都是好朋友”的游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渴望那种包涵苦与爱的器官以及复杂的情感,但正如福特教授说的那样,我们现在不会有,永远也不会有。”

——《反叛》by莫兰


 @欲投山花 给莫兰的配图,画的很烂但是看FT的这一段就谜之执着想画,就画了。

说来巧,莫兰把本给我的那天早晨我刚好听了一个TED的演讲,就是关于AI的,演讲人认为AI的发展能够唤醒人类的人性,而且最后他还强调了无论科幻小说电影漫画怎么讲,AI真的没可能拥有人类的感情的,并不会那么浪漫。

右手下面是心脏(很抽象对吗x),最后也没给它填满红色,因为机器最后也是机器,唯一亮起的红色是表示处于工作状态的信号灯。但莫兰最后也在FT里给机器拥有情感这一点留了一点希望,所以右下的心电图我留了一点点波动。

【给莫兰的OC同人/无cp】河

就是个小破段子,连500字都没有吧应该。莫兰兰是神仙,为他的原创疯狂打call!!!!

俄式风格太难了欺负我一个读书少的,猛男落泪

人设摸的并没有很透,也写不出莫兰那种感觉,献丑了(。)

爱 @欲投山花 ,爱生活,一模快乐(喂)






奥罗尔第一次瞧见热尼亚·伊万诺维奇时,便知道这人不会和她站在同一侧,或者说,不会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同行。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只要你乐意,可以用任何标准将世界,和世界上的每个人切割成一块又一块,一些归在这一类,另一些又自成一派……

在奥罗尔眼中,他是高傲的。她打心底里不喜欢这一点,这让她想起那些自命不凡的贵族。后来她明白,只是他见过的太多人都不配得到他的平等对待。

奥罗尔始终认为他与她们之间隔着一条河。这条河太宽,水流又湍急,所以没法指望热尼亚·伊万诺维奇游过来,或者她坐渡船过去。水声很大,他们要冲着河对面大喊才得以彼此交流。即使这样有时他们的声音也会被噪音压下。奥罗尔不得不弄出些动静,比如请他们去参加沙龙。

她想告诉他,河对岸是有人的。

她总是怕哪一天这条河会将热尼亚卷走,而那时她那一岸没人能够帮他一把。

她听见了门外的动静,是卢卡斯·耐维尔泰特,这使她忽略了热尼亚·伊万诺维奇手中摇晃着的小药瓶的声音。

“耐维尔泰特先生,快进来吧——”

“咚”

有什么东西落水了,砸出了很大的水花。

站在这一岸的奥罗尔侧头去看,发现河对岸只是一片荒原,那儿空荡荡又死寂沉沉,什么都没有。

在卢卡斯惊慌的叫喊声中,她回过头,看见热尼亚·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倒在地板上。

【食契/萨塔无差+奶酪】逐光

我是辣鸡写手,只想写几句话谁知道写的长不长短不短的……

CP:萨塔萨无差+奶酪

人物有OOC,因为加入了一定的自我理解。没有奶酪和萨塔的cp倾向,如果有都是错觉。

是剧情里三人离开了镜子迷宫之后的故事。

我吃的是萨塔,但我觉得官方是推塔萨的……我好凉,要卡萨塔的披风裹着睡觉才行。(喂)



    在游乐园里的……到底是不是他呢,如果真的是他,那我该……

    “哎哟!”疼疼疼……啊这次碰的不是脑袋了。披萨疼的吸气,站在原地单脚跳,刚那一下他直接撞到脚趾了。

    “你看,我就说他会撞吧。”奶酪耸肩,“都不用我吓唬他。”

    “我没反驳你啊。”卡萨塔咬着草根笑。

    “你们俩!!还拿我开涮!很疼诶!”披萨简直受不了这两位了,各个都把他放在食物链最底端欺负。

    “我们找个地方修整一下吧,顺便理理思路。”卡萨塔冷不丁停住了脚步,也喊住了冲在最前面的披萨。

    “可……”

    “卡萨塔说得对,”奶酪不再逗他,“你再神游,小心我们一会把你引到鬼屋里你都不知道。”

    奶酪对披萨说这话时却看向了卡萨塔,所以她错过了披萨眼中一闪而过的急迫。卡萨塔脸上还是一副轻松的表情,可眼里却是平静的,甚至有点冷。

    “啊什么?!这个方向是去鬼屋的?”

    “你重点错了吧!!”总算回过神来了,奶酪暗自松了口气。 看着披萨惊讶的表情,奶酪走过去踮起脚给了他一记弹指。

    “嗷!”

    “我不知道你在找什么,但你绝不能乱了阵脚,知道吗?”

    披萨的眼神暗了下来,随后又扬起了他最擅长的那种,能给人带去温暖和安心的笑容:“我知道了,就在前面的游客休息区坐坐好啦。”

    看着他的笑容,奶酪不知所措,却也稍微安心了。她是知道的,披萨和卡萨塔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也许是为了保护她,或者别的原因。他们不希望她知道,她便不问,这便是他们之间的默契,从在王国到现在。

    卡萨塔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枪。

    他的语气是欢快的: “突然这么严肃啊,我觉得披萨只是刚在镜子迷宫撞昏头了,你看他为了避免撞头,出来之后立刻就撞了脚。”

    “说的也是,毕竟是撞了那么多次才悟出了技巧。”

    “我说你俩!别在损我啦!!”对于让披萨炸毛这种事,两人做起来简直是得心应手。


    到了休息区,三人找了个灰不太厚的桌子,随便找东西擦了擦,勉强到了没灰的标准,这才坐下了。

    “都怪你俩老强调镜子迷宫的事,我现在竟然真觉得脑袋有点疼了……”披萨敲着脑袋嘟囔。

    “什么?才有点?你其实是防御系飨灵吧?”奶酪摆出很吃惊的样子。

    “……”

    卡萨塔解下了身上的披风,越过桌子,盖在了披萨身上,“那你趴一会吧,小心夜露重。”

    奶酪眯起眼,说话拉长了调子:“诶——我以为会是女士优先哎~”

    “可能是因为卡萨塔没把你划分到女士里……”

    “哎,这话可是披萨说的。”卡萨塔做举手投降状,看热闹不嫌事大。

    眼看着奶酪又要动手,披萨立刻趴下乖乖睡觉,“哎呀我突然头好痛!趴了!”然后把额头埋在手臂里。

    “噗,开玩笑的,这披风很大的,你们一人一半吧。”卡萨塔托腮笑道。

    于是变成了奶酪和披萨一人捏着披风一角围住自己这样。

    夜里很静,尤其还是在这样一个诡异阴森的游乐园里,卡萨塔甚至连一点虫鸣都听不到。游乐设备不运作了,小丑先生不表演了,这里不再能带给人们快乐,只有恐惧。三人此时坐在休息区最里面的椅子上,头上还有个破了洞的遮阳伞挡着,一时倒是很难被发现。

    “能把护卫做成保姆,也只有你一个人了吧,卡萨塔。”

    奶酪直直盯着他,这样直白的视线令卡萨塔难以招架——他不愿与人交心,随时都把自己伪装起来,这一点即使是在遇到了奶酪和披萨之后,也没能改变——卡萨塔眯起眼冲她笑,却不接住她的目光。

    “别这么说,你才是保姆一号,还得靠你陪他玩呢。”

    卡萨塔语气一点不正经,说话也漫不经心,奶酪知道他这是想转移话题。

    “别想逃开。”奶酪俏皮地眨了眨绯红色的眼,“卡萨塔,你想清楚了吗,选择做一株向日葵的话,”

    “——他可没法只做你一个人的太阳。”

    啊,麻烦了,卡萨塔想,奶酪一记直刃直接挑明了话,卡萨塔无处可逃。

    “女神这么关心我的感情生活?”卡萨塔调笑道,“难不成是对我动心了?”

    初次见面时奶酪高贵得像是神话里的智慧女神,但下一秒便原形毕露,变成了调皮可爱,甚至让人有点头痛的少女。卡萨塔后来就爱拿这个称呼调侃她。

    “真遗憾,并没有呢~”

    有些许月光越过云层从伞的破洞漏了下来,月华如水,正洒在奶酪与卡萨塔之间。

    卡萨塔偏头看向趴着趴着就睡了的披萨,眼里装着温柔和痛苦,可橘色的眼里混进了月光,这些情感就一概被冲散了,淡了,奶酪一时间看不清。 

     他开口了,很轻很轻地说:“不过,关于你说的这一点……”

      “在决定追随他的那一刻起,我便早已有所觉悟。”

    这句话轻飘飘的,以至于载不动其间夹杂着的很重很重的感情。

    随着话音散去,月光也流尽了,奶酪能看清那双眼时,眼里却什么也没了。     她走神地想,这有点像剧院里演到群像时的那些灯光,谁说话了便照着谁,他下场,就消失,真够准的。

    “我去前面稍微探探路,省的他一会儿再磕了碰了的嗷一嗓子,把怪物吓跑了。”

    卡萨塔拿着长枪起身,向披萨身后的一片黑暗走去。


请问KT辅T调T有类似白血球们的编号吗

RT,问到解决方法就删,占tag抱歉。

如果大家都在胸腺学校……不用编号互相怎么称呼啊(捂脸)学校楼道一声吼,几百号人都回头???

想写T细胞组在学校的脑洞呜呜呜